這是好友Lili的分享。Lili和我都是喜歡種植物的同好,我們在一個香草同好的聚會中認識,因為有共同的興趣,加上常常互相幫彼此買植物或書,也會相約一起去逛台北市和新北市的花市,碰面的機會變多後,於是,很快的拉近了彼此的感情,加上她上班的地點距離我家又近,二人常來個午餐的約會,因此,我們很快變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

看著她長期以來,被工作的問題所困擾,我只能站在好友的立場,聽聽她吐吐苦水,幫她加油打氣外,也很心疼她的無計可施,幫不上她什麼忙,更讓我覺得很難過。

直到我去上了天使療法的課後,意外發現,我幫朋友做的切除乙太負面能量管,會帶來一些正面的幫助後,於是,很開心想要幫她處理。以下是她的分享: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卻苦於無法改變,感覺自己像一只愈撥愈慢的時鐘,雖然自然努力,卻始終無法達成主管、家人的期許,更不知自己夢想的花園生活何時能實現,難道一輩子就要這般庸庸碌碌下去,被大環境追著跑?

我能感覺到自己身心內外在都像堆滿塵埃,疲倦、沮喪,對自己超沒自信,也質疑別人是如此看我。一些友人用「充滿負面能量」這類的詞語來形容我,我雖不這麼認為,卻無力反駁,內心也納悶是否我曾在哪裡「卡到陰」,招惹了什麼負面力量?

有朋友建議我去做「能量淨化」、「天使療法」(註一)、「塔羅」等,但市面上這類的店家、達人甚多,是真是假,可信與否?很難抉擇。後來,我接受了友人Grace的邀約,向大天使求助,由於一直以來,Grace就是與我無話不談、可信賴的友人,我相信在她的協助下,有助於解開心中的迷團,因此,就在一個剛結束公司會議,我被主管砲轟得體無完膚的午後,剛好跟Grace有午餐之約,她鼓勵我此刻就請求大天使協助吧,我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被這種負面情緒困住。

開始進行療程,Grace要我閉上眼睛,默想著要向大天使求助的內容,而在這同時Grace則逐一碰觸我身上從肩到手各部位(註二),她並一一說出她感應到的我身上發出的訊息。

儘管Grace是我的朋友,能從以往相處的經驗得知我的某些困惑,但有些我從未提及、藏在內心深處的不愉快事件,她竟也能在碰觸之餘敘述出那些場景,令我相當驚訝,然後她問我,是否願意讓大天使清除看到的那些畫面所象徵的負面處境,我說當然好,請幫助我吧。我想,應該不會有人想留著那些不愉快回憶吧?但總之我就隨著指示,在心中懇求。

隨著儀式的進行,心情從萬念俱灰,逐漸平靜下來,原本雜沓、畏懼的心緒則轉為淡淡的清爽感,也像是從一場惡夢醒來,但醒來的現實已不再被恐懼的感受纏繞,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所謂、坦然面對的心情。Grace當下問我有什麼具體的轉變(註三),老實說我沒有覺得那麼立竿見影,只隱隱然覺得這份清爽情緒能持續下去。

在不確定是大天使的祝福還是自我願力的驅使(註四),自那之後,我看待每件遭遇到的不好事情似乎不會那麼「用力」了,或者應該說,遭遇到的每個以往可能覺得是糟糕的事情,我現在的感受都不會是那麼否定,也因為沒有那麼否定,就能以較輕鬆的態度面對,結果往往有預期外的好結果,也就是說,所求的事情,雖然未必在第一時間如願,但總會以其他的方式實現,帶給我意外的驚喜,而這驚喜是我曾經以為難以達成的。例如:當我覺得沒法再負荷主管的要求,幾乎要離職時,部門裡卻因為業務的轉型,而有了適合發揮且非我莫屬的工作內容,這是我最初悲觀直線思維時所沒料到的改變(註五)。

 

註一:好吧!這真是我的錯,原來,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告訴Lili,我幫她做的是天使療法。
註二:我不是實際去碰觸Lili的身體,而是用手去掃描她全身的能量場,找出她的乙太負面能量管在那裡後,
   才能進行切除的動作。
註三:這是我第一個做完後,很迫不及待問她,有沒有感覺的人。我明明知道轉變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但會如此,實在是太想幫Lili解決她的問題了。
註四:Lili說到一個很大的重點了,是自己本身想改變的力量,才是讓天使療法有效的最大原因,
   另外一部份,真的也是加上了大天使的祝福囉!
註五:Lili得到的這個新工作內容,雖然,不是她最主要的工作,但足以給她一點信心,可以在這個她覺得
   不很舒服的工作環境中,再持續工作下去,而且跟她真心喜歡的事物有結合到唷。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Kali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