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新巴赫花精s.jpg

 

擅長種植物的我,對於植物再延伸的運用,都會很吸引我。園藝治療、植物染、植物敲拓染、手工皂、植物相關的牌卡、植物相關的自然療法.....。巴赫花精就是這樣引起我的注意。

100年時,我的抉擇卻是去上了園藝治療的課,而不是巴赫花精的課。後來確定要上課學習巴赫花精時, 實在搞不清楚常見的英國巴赫花精,和德國的新巴赫花精有什麼差別? 所以不敢貿然去上課。直到106年初選擇上課學習了英國巴赫花精,終於知道兩者的差異後,還是有意願想要學習德國新巴赫花精。 巴赫花精不是只有喝而已,也可以濕敷在身上。發現可以濕敷在身上有療癒效果的,就是德國新巴赫花精。所以如果要上課學習,當然就是向原始創立者學習。

106年底因為德國新巴赫花精的上課日期,太過接近我正在上課學習的印加薩滿課程,二個截然不同的課程內容,我怕自己會消化不良, 無法吸收,思考了一下後,選擇了上印加薩滿的課程。107年, 我刻意空出時間來準備上課, 結果沒開課,倒。 今年,我準備休息一整年,都不要上課,結果卻開課了。 看到開課訊息時,實在有點傻眼,思考了幾天後,我想貫徹始終,還是不去上課。 朋友叫我冷靜一點,不要太衝動,還是多想想吧! 最後,果然還是開心去上課。 一個課程,可以讓行動力十足的我,觀察了這麼多年,才上課,應該也是真愛吧。

 

巴赫花精

花精(Flower Essence)又稱為花藥(Flower Remedy) ,是在1928-1936年,由英國的愛德華.巴赫(Edward Bach)所發現的一種新的完整醫療體系。

花精是一種新的草藥製劑,大多是將植物花朵經由日光照射法和煎煮法製作母酊製,然後再經過稀釋而成為藥物劑型。花精是藉由花朵擁有的能量,安穩的找回每個人原本就擁有的平衡感。花精並非是對人體的疾病有治療的效果,而是針對心靈進行療癒。藉由配合自身的個性及當時的精祌狀態使用花精,能夠幫忙預防疾病,調和身心,維持在幸福的狀態。

愛德華.巴赫是一位真正的醫師,當時他從研究慢性疾病與細菌疫苗中發現人格類型與各種疾病相當然關連。並且發現種種的臨床症狀只是疾病的表徵,而非疾病真正的原因。失衡的情緒和負向人格發展,才是引發疾病的根源所在。

他於1928-1935年之間,緦共發現了三十八種花精,經過他的臨床治療證實,花精不僅可以平衡人類各式失衡的負面情緒,並且可以治療許多疾病,甚至連一些傳統醫學或同類療法,圴束手無策的病例,使用花精治療後,圴有相當顯著的效果。

 

德國新巴赫花精

「疾病在表面上雖然看似殘酷,實際上卻是仁慈且對我們好的;如果能夠加以正確解讀的話,疾病會導引我們、讓我們看到自己的基本缺失在哪裡。假如能夠正確處理這些缺失,生一次病反而是提供給我們消除那些缺失的大好機會,讓我們變得比以前更好、更偉大。痛苦是一種矯正劑,它指出一種教訓,那種教訓是我們用其他方法所沒學到的;除非我們學到那個教訓,否則痛苦無法根除。」(《自我療癒》,愛德華.巴赫)

自1930年代英國愛德華.巴赫醫師發現花精(Bach Flower Essence )以來,人們看見一個完整的療癒系統,包含38種使人不健康的(負面)情緒原型,以及其對應的花卉精微療癒能量。巴赫花精的應用在1980年代的德國邁入新的里程碑:自然療法醫師笛特瑪.柯磊墨(Dietmar Krä)在臨床工作中發展出「新巴赫花精療法」,透過「巴赫花精軌道」與「巴赫花精皮膚反應區」做診斷與應用。以往大家都認為花精只能口服,但是柯磊墨醫師提出巴赫花精還能應用在皮膚上,大大擴展了花精的應用。

新系統將巴赫花精-負面情緒-身體反應連結起來,甚至更進一步研究出38種花精-38種礦石-38種精油-12經絡-7脈輪-12色彩-聲音-金屬等在精微能量療癒層次的對應關係。

「新巴赫花精療癒」奠基於巴赫花精療法,是進階的應用法。在臨床上除了自我療癒,更適合助人工作者與醫護工作者,搭配不同的療癒方法協同使用,進行身心靈各層次的整全療癒,協助人恢復健康。

 

1216.jpg

這次上課前,出現了一個很特別的事情 。早上9:00上課,但8:15-8:30就可以報到,好久沒有上這麼早的課程,於是要求自己早早上床休息,才有精神好好上課。躺在床上,還未開始入睡前,居然開始被翻出,今年有些事情,我原來想進行,結果到目前為止,都無法排入行程中做到它們。其中一件,和蛇有關,於是,在那個當下,我居然意外連結到了一個蛇的王國。那是一個叢林的深處,潮濕,沒什麼日照,只有模糊的光線,倒下的大樹幹,好多好多的蛇出現,開心的一直扭動著身體在舞動。或許是因為光線不清楚,這個蛇王國的所有成員,看起來都是灰灰的,加上我居然不是在站它們中間,而是像一個觀察者,站在距離它們有點遠的位置。於是,本來很怕蛇的我,卻是第一次感覺到,蛇也是我的好朋友,它們會用愛和溫暖來支持的生命,於是,就在這些美好的能量中,我緩緩入睡。

上課的第一天,因為德文的口譯人員有點狀況,他對中文好像不是那麼熟悉。聽得懂海滿恩老師的德文意思,卻總是無法順利的用中文表達,有時王真心老師還會跳出來幫忙補充。 於是那天晚上,在我們這一次上課的LINE群組中,大家紛紛表達了很多意見,甚至差點造成暴動。大家主要想傳達的意思,是覺得這樣的口譯,讓大家聽起來不能完全明白海滿恩老師的授課內容,大家花時間來上課,就是想要認真學習,這樣的學習經驗讓大家不是那麼愉快,也很緊張,覺得無法吸收想學的花精相關知識,於是請主辦單位要認真考慮要怎麼改善。

看到大家議論紛紛,表達了很多意見,我卻像一個旁觀者,靜如止水的看的大家的意見。我才突然發現對我來說好像沒差,雖然我也覺得德文的口譯人員,翻譯的有點坑坑巴巴,真的超不順。但我畢竟上過了英國巴赫花精一階,當初老師要發證書給我們之前,有要求我們要做個案交作業,我不是只做老師規定的人數而已,而是有些人繼續留下來持續進行花精療癒。而這個德國的新巴赫花精,因為我注意它實在是太久了, 市面上也有兩本書在流通,還沒上課前我就買書回來看過了,雖然沒有全部看完,但總是知道兩者的差異在哪裡?加上我有持續在進行其他能量療法的服務,也很認真的學習了很多,所以第一天講的很多能量的概念問題,就算是翻譯得不好,我也都懂在講什麼。我在上課前一天,也突然發現,我提供的巴赫花精的服務,特色在哪裡。所以整體對我來說,居然沒有造成任何困擾,我自己都覺得好驚訝。

英國巴赫花精將三十八種花精,分類為:十二個人格特質花精、七個協助者花精、十九個新的情緒花精、救援複合花精(急救花精)。德國新巴赫花精則是將三十八種花精,分類為:外在花精、內在花精、基礎花精、急救花精。而且更在意治療上的阻礙,因此,將內在花精又細分為十二個花精軌道。在分類上,我比較喜歡德國新巴赫花精的分類方式。

在實際口服方面,德國新巴赫花精的做法,比較傳統而保守。英國巴赫花精,則比較活潑,更符合現代人的需求。所以,我喜歡英國巴赫花精的口服應用方式。

德國新巴赫花精的延伸進階運用,結合了礦石及精油,這個部份,我比較沒有興趣,目前還是會以花精的應用為主。

這次的上課,會讓我覺得一切的發生,都有最好的安排。我現在上課,真的會比之前想上課時,好很多,很多能量療法相關的知識,以及對花精的體會及認識,現在會有更多不一樣的理解。所以,我們想要學習的,如果是符合靈魂的最高善原則,總有一天,就會遇見它,並且學習到它的。

 

 

延伸閱讀:英國巴赫花精初階 106.02.26-28
https://spiritgarden3.pixnet.net/blog/post/43549166

 

上課訊息: https://newbachfloweressence.blogspot.com/2019/09/2019.html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Kali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