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該說是歐文的好意提醒,或是他的烏鴉嘴,剛做完和父親之間的功課,這星期還真的輪到和母親之間的功課,嗚嗚嗚.............。

 

其實上週,他在問我和母親之間,有沒有產生變化時,我還真的滿不想回答的,支吾其詞的混過去了,因為我自己有發現,真的變成比較氣她。

於是,我左邊就落枕囉!因為已經把枕頭降到最低的高度了,根本不會有落枕的情況發生才對。會這樣表示不是單純的因素,而是和母親之間的功課,浮出來要我解決了,而我發現,一點都不想面對及處理耶!

只有那天回家時,看到她,突然覺得很愛她,到廚房去對著正在切水果的她,擁抱撒嬌了一下,我很討厭人家對我撒嬌,於是相對的,我根本也從來不對媽撒嬌。媽被我那樣擁抱,也有點小尷尬,居然對我說,以前她的小女兒都會對她撒嬌,現在都沒有了,看她這樣,越發想逗她,於是跟她說,你有沒有搞錯,撒嬌的是你大女兒,你心裡卻想著小女兒?她越尷尬,居然脫口而出:你們這些女兒都咩很虛偽,我又鬧她,那你以後找你兒子去,不要找女兒哦~其實她心裡應該是很開心的吧!

 

這樣鬧過我媽以後,落枕有解除了嗎?沒有耶!真是要死了,現在是要我怎麼樣啦?

仔細想想,我的情緒到底卡在那裡了?我才發現我以前的金錢功課,是和父親有關,目前的金錢功課,是和母親有關。覺察到這點,讓我越發不想處理,落枕真的很不舒服,不能隨意轉動脖子外,去做瑜珈時,變成有些動作也做不完整,騎著單車在台北的馬路上,跑來跑去的,也挺危險的,但,我就是不想認真處理,一想到,真的就一肚子的火啊!

但該做的事,宇宙一點都不想讓我閃躲,找機會製造出可以解決這個課題的情況,派了阿姨來攪局和當導火線,於是我就真的爆了。本來想和媽,好好的講的,沒想到她的態度,還是讓我氣翻了,並不是此刻她的矢口否認,就會讓這個傷害不存在啊!於是吵著吵著,終於讓我鐵了心,決定要二個人分開住了。

選在這個看起來,對我一點都不利的情況中,分開住,好像很傻,也很沒保障,最近我常想,如果當年,在對我比較有利的情況中,我搬出去,一個人住,會不會對我的人生好一點?但過去已經過去了,誰知道呢!以前沒做到的事,並不代表現在不能做,是吧!

決定後,我心中居然沒有一絲的恐慌及害怕,有的只想展翅高飛的開心,也彷彿這件事,早就該做一般的篤定及輕鬆。這陣子常有的莫名焦慮感,瞬間很奇妙的消失無踪,讓我頓時放鬆不少,睡眠品質跟著提昇,落枕的情況也解除了,表示我處理的方式是對的。

而就在做出這個決定的當下,對我媽的恨意和抱怨等等負面情緒,全部消失不見,我反而對她產生更多的愛。在和她吵架時,我也發現,有個很大的改變,心中其實不是那麼氣她耶!並不是像以前那樣,對她很生氣及抱怨,更多的情緒是無奈,真的不知怎麼跟她溝通及相處的無力感。

 

我媽會贊成分開住嗎?一開始很嘴硬的答應了,但事後當然很生氣的想反悔。我思考過了,其實分開住,真的對我們二個比較好,會住在一起,是我們二個彼此都有恐懼的點以外,也套句我妹說的話,二人之間有功課必須共同學習及成長。

我怕一個人,無法cover 所有的生活費;而對我媽來說,因為我爸的不負責,我形同取代了她老公的地位,加上其它幾個小孩,陸續的離開家,她越發的沒有安全感,恐懼的只想把我牢牢捉住,但反而讓我常有幾乎要窒息無法呼吸的反應,有形無形都是;而另外,我如果要離開,也怕她會覺得所有的小孩都不要她,於是對她心懷愧疚感,不敢輕易的說要搬出去住。

但套句我大弟說的,父母是我們家4個小孩的共同責任,我扛的也夠久了吧!應該很夠了吧!此時此刻,我只能學會愛自己外,目前我的能力只能把自己照顧好囉~

可是心中總隱約覺得,好像還有什麼更深層的原因,是我自己沒覺察到的,到底是什麼呢?那天終於答案揭曉,原來我一直處於受害人的心態,覺得我的人生目前如此,全部都是我媽害的,只要我們住在一起的一天,我總會有事看她不爽,也總會找些事情看她不順眼,總是不想原諒她,也無法真的愛她..........,但事情的真相並非如此,不是嗎?

沒想到,過二天後,某天在吃晚餐時,因為家中只有我和媽在,她突然問我,她那晚煮的菜,我還喜歡吃嗎?然後突然擁抱我,對我又親又啃,說她如果不愛我,怎麼會煮我喜歡的菜給我吃,還有其它叭啦叭拉的事情。是的,我最近和她吵嘴時,總是質問她,到底愛不愛我,不然怎麼會那樣處理事情?完全沒想到她會出此奇招,加上也整理好我的心情和情緒了,於是瞬間淚崩。

反正我也打算,就算不要住在一起,也要好好跟她說再離開的,於是換我抱著她,痛哭失聲,告訴她,想要分開住,並非不愛她,而是會怪她一輩子.................。二人有把一些事情和話講開了,我也哭得稀里嘩啦的,心情變得異常平靜,媽叫我考慮一下,到底要不要分開住?

媽來了這招以後,再加上後來發現,這件事,居然讓大弟焦慮不已。於是,我又開始猶豫了,在想不清楚的情況下,只好無奈的想聽聽看,歐文的意見,會說無奈,是因為,現在我的心態是,盡可能讓自己可以獨立解決,自己的人生課題,不想再依賴老師或朋友了。

再加上,這星期左膝蓋,居然在上樓梯時,會軟掉,無法走上樓梯,一開始,是稍微無力而已,到要去做經絡理療的前一天,情況壞到最高點,完全無法走上階梯,遇到需要走路上階梯的情況,全部要靠右腳,讓我很緊張,很怕一個不小心,就會從樓梯上滾下來。我本來一直以為是,我不敢一個人搬出去住,但不像呢~那一併請教好了。

 

於是我連當年出過的那個車禍,傷在左膝蓋的事情,一併請教了。歐文詳細的問了,當初生活的細節後,會覺得那個車禍,代表一種抗議,在家人不如我的預期的情況之下,我會覺得家庭不夠支持我,無法支撐我站起來,而且我有一種被困住的感覺,也有一種近乎絕望的失落感。

而左膝蓋無法走上樓梯,是代表我不是怕一個人住,而是一想到再跟媽一起住,有一點害怕還要再吵下,也害怕必須宣洩我的憤怒。

他也會建議我要搬出去住,每個人本來就應該有自己的獨立空間,加上孩子長大後,生活步調也會和父母不一樣,還是分開居住比較好,而我會和媽一起住這麼久,也表示我被困在同一個模式中,因為每個人的時間只屬於自己的,不能為了別人的時間來犧牲自己的時間,那是錯的,把自己照顧好就好,世界上沒有任何人需要我們來解救。

我不能否定,一想到要自己一個人住,開心到一個不行,躍躍欲試呢!而一開始想到,又要留下來時,整個人就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點想往前走的動力,都沒有了。

那時,我也想了一個退而求其次的方法,找個外縣市的工作吧!自然而然必須分開住,但我捫心自問,這是我要的生活嗎?不是耶!比較像是逃避現實,而且我已經習慣住在台北這個大都會了,習慣住在一個交通便利的地方,加上剛找到很讚的瑜珈教室,我也不想放棄啊!

 

第二天,做完瑜珈時,我突然想到歐文跟我講的一段話,我的個性,應該是想做什麼,就會去做什麼的個性,但因為家庭對我影響的關係,我已經放棄了我某些特質了。

這段話突然被我想到後,我也恍然大悟般的發現,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我從來沒有為我的人生夢想堅持過,或爭取過任何事。一開始,或許有抗爭,也曾想努力爭取一下,但很自然的到最後的最後,總是放棄自己的想法,而去配合家人的要求。這一路走來,我真的真的想要好好的為自己的夢想,揮灑自如精彩的活一次。

想清楚之後,左膝蓋也突然好了,回到家,遇到大弟時,他問我的決定,我把我的心得跟他講,他居然舉雙手讚成,也很祝福我,see 當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要的人生是什麼時,其實周圍的人,也都會轉為祝福我的。

於是和媽協調好,我留下來,她搬出去,再加上這幾天在準備,園藝治療師的作業時,大弟剛好看到我的作品,覺得很讚,於是問我一個人住,應該很開心吧!可以用我的手作作品、畫畫作品、園藝作品.........把房子布置成我想要的風格,是啊,是挺開心的,只要想到這個都興奮的失眠呢!哈~

而這次會這麼勇敢的做出這個決定,其實是陸陸續續的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明白,是該我自己獨立生活,為自己的人生負起全責的時候了,我想,宇宙也會把我看顧的很好,讓我走上人生該走的路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lila 的頭像
Kalila

在我心中的那個秘密花園

Kali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